不能讀取jquery

<meter id="gfanl"></meter>

  • <dd id="gfanl"><ins id="gfanl"></ins></dd>

    <code id="gfanl"></code>

    <cite id="gfanl"></cite>

  • <meter id="gfanl"><ins id="gfanl"></ins></meter>
    <label id="gfanl"><tr id="gfanl"></tr></label>

    <code id="gfanl"></code>

        1. 有钱人棋牌

          【清風時評】黨建引領向社會治理“盲區”延伸
          2019年10月15日 09:00

            回顧新中國成立以來社會治理轉型進程,可以發現,黨建幾乎在所有重要改革領域都發揮了突出的戰略功能,在推動治理領域條塊協同、社會組織有序發展、拓展治理網絡等方面發揮關鍵作用。簡而言之,黨建引領治理創新是中國社會治理模式變遷的核心主線。

          當代中國治理轉型的歷史脈絡表明,黨建治理機制獨特的網絡聯通性、靈活性和整合性成為其不斷拓展治理功能的重要組織基礎。新中國70年來,黨建引領治理創新的突出作用表現為以下維度:

          第一,從體制內空間向體制外拓展,推動治理網絡的全覆蓋。

          隨著改革開放以來單位制的快速瓦解,當代中國基層治理日益遭遇一個嚴峻的挑戰:如何以新形式重構有效覆蓋社會生活諸領域的治理網絡?這一挑戰隨著新型經濟、社會空間的日益發展以及社會流動水平的不斷提升變得越來越難以應對。尤其是在城市社會中,溢出傳統“街—居”治理網絡的群體和空間越來越多,如何創新治理機制和提升治理效能成為各地面臨的一項重要改革議題。

          在各地的改革實踐中,基層創新者很快就注意到黨建治理網絡具有向治理“盲區”延伸的極大彈性,各種治理目標則可搭載于這一網絡得到靈活踐行。比如,上海等改革開放前沿地區開始探索在商務樓宇等新經濟集聚場域探索“樓宇黨建”,試圖通過支部建在樓上的方式將樓宇空間里的白領和社會精英納入基層治理網絡之中。這些創新使得基層黨建治理網絡超越單位黨建、居民區黨建的傳統范疇,向新經濟組織、新社會組織、樓宇空間以及流動人群不斷拓展。

          在治理網絡拓展的同時,黨建引領機制也不斷因地制宜作出調整和創新。由于在新經濟社會空間中黨建很難依托傳統的行政網絡開展工作,因此引領如何實現就變得更為困難。基層實踐中,各地展開了各種探索:通過更具有針對性地提供服務,實現以提供公共產品為著力點的柔性引領;通過扶持專業服務機構,來開展專業動員的嵌入式引導;通過塑造文化產品,來開展凝聚共識的觀念引領,等等。正是在此過程中,黨建治理機制的內涵得到不斷充實,社會動員能力得到有效拓展。

          第二,從黨內活動向公共治理領域深度拓展,構建重心下移的新型治理格局。

          長期以來,中國的基層治理體系一直面臨資源配置與需求之間的突出矛盾,即公眾需求在基層大量集聚,資源配置卻順著科層體系向上集中。不僅如此,許多重要的基礎設施規劃和公共資源配置權也相對集中在市、區政府,產生的相應社會后果卻需要基層政府來應對。

          基層政府常常面臨治理任務劇增而資源、授權不足的被動局面,需要一種可以在跨層級體系中發揮政策協調和資源整合功能的機制來提升基層治理效能。在基層治理創新的實踐中,各地很快意識到黨建組織網絡可以發揮上述功能。因為與政府科層體系強調下級服從上級不同,黨的組織網絡內一直有上級黨組織為下級黨組織服務的傳統。基于這一傳統和邏輯,就很容易形成上下協同的新型,制度框架。

          上世紀末開始,上海、北京等地的基層黨建逐步從常規化、例行化的組織生活領域向與民生有重大關聯的公共治理領域拓展。與此同時,黨建工作逐步成為保障基層治理重心下移的重要組織機制。例如,上海在世博會期間深化探索“區域化黨建”工作機制,規定所有社區單位黨組織不論其行政級別有多高,都向屬地黨委報到,并參與當地社區建設與公共治理。這就有效推動了不同性質、不同行業的單位資源向基層下沉。

          在此過程中,上海逐步構建了聯通市、區、街(鎮)、居(村)四級的黨建網絡,確保基層治理所需的資源和授權得到科層體系上級的保障。這些改革從深層次推動了重心下移的基層治理格局不斷優化,為城市治理向繡花針式的精細化模式轉變提供了重要支持。

          第三,從現實空間向虛擬社群拓展,探索新時期社會動員新機制。

          隨著互聯網的日益普及和新一代網絡通信技術的快速發展,一個規模龐大且運行機制日趨復雜的網絡社會正在快速浮現。在這一背景下,如何更有效地在虛擬社群空間開展治理和動員,就成為當代中國社會治理面臨的一個艱巨挑戰。

          回應這一挑戰,客觀上要求現有治理體系逐步向網絡空間延展組織網絡,并在虛擬社群維系的關鍵環節發揮作用。黨組織由于具備廣泛覆蓋的組織網絡、靈活的運行機制,具備開展這一工作的組織基礎。近年來,許多城市都開始積極探索網絡黨建工作。比如,北京市成立互聯網協會黨委,其下包括互聯網企業黨組織36家,在冊黨員6000余人,通過在互聯網空間探索新型黨建工作方法提升網絡治理效能。又如,上海寶山區利用微信構建“社區通”工作平臺,探索在黨建引領下動員居民參與社區公共議事活動,提升基層社會自治、共治能力。這些黨建新機制由于找到了嵌入網絡空間的節點,因而表現出較強的社會動員能力。

          上述改革拓展,從多個維度切入當代中國社會治理轉型的總體脈絡,以黨建機制為載體不斷破解經濟社會快速轉型新背景下社會治理難題,展現出黨建治理機制的獨特功能。這也可以啟發理論界和政策研究部門,怎樣進一步從我國政黨制度及其組織特征、黨建運行機制等角度出發,不斷挖掘當代中國轉型發展的制度優勢。

          來源: 解放日報

          有钱人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