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讀取jquery

<meter id="gfanl"></meter>

  • <dd id="gfanl"><ins id="gfanl"></ins></dd>

    <code id="gfanl"></code>

    <cite id="gfanl"></cite>

  • <meter id="gfanl"><ins id="gfanl"></ins></meter>
    <label id="gfanl"><tr id="gfanl"></tr></label>

    <code id="gfanl"></code>

        1. 有钱人棋牌

          不當行為頻出屢受質疑 韓國總統敦促體育界“變革”
          2019年10月10日 11:40

          韓國冰壺混雙國家隊前任教練張本石8月被捕,原因是他涉嫌侵吞一支地方冰壺隊的比賽獎金等。

          韓國慶尚北道體育協會女子冰壺隊去年初代表韓國出征平昌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并取得銀牌。這支明星團隊隨后曝光的教練與隊員反目丑聞令韓國輿論界大為震驚。冰壺隊隊員去年底公開指認主教練金敏貞及其丈夫張本石、父親金敬斗有辱罵隊員、排擠選手以及克扣隊員獎金等行為。

          韓國政府文化體育觀光部經調查認定,冰壺隊隊員對教練的控訴大部分屬實。

          韓國體育界不時曝光腐敗、虐待、任人唯親等不當行為。韓國總統文在寅今年1月敦促體育界做出根本性變革。

          寫信控訴罪狀

          因在平昌冬奧會中摘取銀牌,慶尚北道體育協會女子冰壺隊在韓國人氣飆升。韓國媒體將這支成員都姓“金”的團隊稱為“金之隊”。

          去年11月,金之隊寫信給韓國體育和奧林匹克委員會,控訴主教練金敏貞及其父親和丈夫有辱罵隊員、排擠選手以及私吞獎金等行為。

          丑聞曝光時,金敏貞的丈夫張本石兼任韓國冰壺混雙國家隊教練,她的父親金敬斗曾經出任大韓冰壺競技聯盟副主席。

          5名冰壺隊成員在信中說,金敏貞、張本石和金敬斗妄圖“私有化”金之隊,給隊員們施加沒有道理的指令,毀壞團隊風氣。隊員們還沒能領取多場國際比賽的獎金。

          按金之隊的說法,主將金恩靜因結婚而受排擠,“金恩靜2018年7月結婚后,幾名教練……剝奪金恩靜的隊長職務,還試圖不讓她參加訓練”。

          金之隊說,主教練金敏貞根本不參加團隊訓練,也不給隊員們提出指導意見。“長期以來,我們都是在沒有教練的情況下自己訓練,最近不得不缺席一些競賽。”主要原因是金敬斗與大韓冰壺競技聯盟發生矛盾。

          金敬斗曾經代行大韓冰壺競技聯盟主席一職,但隨后被逐出這一聯盟,原因是他拒絕組織聯盟主席競選。金敬斗和女兒、女婿隨即不讓金之隊參加大韓冰壺競技聯盟舉辦的比賽,從而剝奪明星選手給相關賽事帶去的關注。

          金之隊在信中說:“我們被迫卷入他們的個人恩怨。冬奧會以后,我們的成績止步不前。”

          金之隊說,教練團隊克扣她們在國際賽事中的獎金,“平昌冬奧會以后,我們參加了一些比賽,也知道獎金和贊助款應該發放給我們。教練非但不發獎金,還不作任何解釋。”

          這5名隊員說,她們經常遭到教練的言語侮辱,感覺人格遭到侵犯。教練經常擅自打開她們的信件和粉絲所寄的禮品。

          張本石當時充任慶尚北道體育協會女子冰壺隊經理,在這封控訴信曝光后發布聲明,否認所有指認,稱他與妻子、岳父對金之隊的比賽獎金管理得當、使用合理。

          張本石向媒體記者發送電子郵件,試圖澄清所有隊員的獎金都被用來支付海外訓練和參加國際賽事的開銷,而這些都得到隊員們同意。“沒有一名教練貪污這筆錢。”

          但隊員說,張本石從來不與隊員商量獎金該如何使用。

          加拿大人彼得·加蘭特曾經執教金之隊,平昌冬奧會結束后離開由金敏貞領導的教練組。他去年11月指認,金之隊教練組管理混亂、不當對待隊員、經常推遲發放外籍教練工資。

          在加蘭特看來,金敬斗、金敏貞一家企圖把冰壺隊私有化,“如果不解決這些問題,韓國冰壺隊很難有光明未來”。

          調查逐步深入

          去年12月,金之隊管理層似乎轉變態度。金敬斗公開道歉說,他和家人的言行給運動員和公眾帶去困擾與失望,為此感到抱歉。

          金敬斗試圖為辱罵隊員的行為作出解釋:“尤其向運動員致歉,因為我先前無法正確表達自己的意思。”

          金敬斗承諾,他和家人將退出冰壺界。

          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去年11月19日至12月21日調查此事,今年2月公布調查結果。

          文體部認定隊員的指控大部分屬實,冰壺隊教練欠發隊員將近9400萬韓元(56.5萬元人民幣)獎金,包括企業在冬奧會之后給予冰壺隊的贊助。另外,冰壺隊參加國際比賽贏得的獎金中,大約3000萬韓元(18.1萬元人民幣)遭教練挪用而未分發給運動員。

          文體部還指出,教練侵吞了韓國中央政府和慶尚北道政府給冰壺隊的1900萬韓元(11.4萬元人民幣)撥款。

          文體部還在教練身上發現逃稅、任人唯親、試圖把冰壺隊變成其家庭事業等不當現象。

          調查報告說,教練破格錄用家人任職金之隊管理層,例如聘請金敬斗的外甥出任金之隊分析師,以及沒有經由合乎規定的雇傭程序聘請張本石執教金之隊。金敬斗還為他因身體原因提前退伍的兒子在金之隊內部謀職。

          文體部責令主教練一家歸還2.1億韓元(125.7萬元人民幣),同時要求警方進一步調查。

          警方8月16日逮捕張本石,原因是他涉嫌侵吞2億韓元由大韓冰壺競技聯盟發放給金之隊的款項。金敬斗涉嫌類似罪名,暫時沒有遭逮捕。

          張本石堅稱清白。但一家地方法院對他簽發逮捕令,原因是他很有可能外逃或銷毀證據。

          體育界需變革

          無獨有偶。2014年3月底,那時剛剛代表韓國出征俄羅斯索契冬奧會并獲得高人氣的京畿道廳女子冰壺隊5名成員集體威脅辭職,指認教練爆粗口、性騷擾隊員、強制要求隊員上繳獎金。

          京畿道文化體育觀光局和大韓冰壺競技聯盟隨即啟動調查,包括問訊涉事的崔姓副教練4個小時。冰壺隊隊員指認他在2012年帶領隊伍赴意大利參賽時對隊員大吼大叫、言語侮辱。崔姓副教練隨后辭職。

          京畿道政府一名發言人當時說:“冰壺運動更受歡迎之時曝光這一丟臉事件,我們向公眾道歉。”

          大韓冰壺競技聯盟2014年4月發布調查結果,認定隊員們的指認基本屬實,并對兩名教練處以懲罰,其中崔姓副教練被罰終身不得參與冰壺活動。鄭姓主教練雖然沒有言語侮辱隊員,卻存在沒有及時把未使用訓練補助金發放給隊員的行為,罰他5年內不得參與冰壺活動。

          大韓冰壺競技聯盟當時在一份聲明中說:“使用侮辱語言,不當使用訓練補助金令人無法接受,這就是我們為什么重罰涉事教練的原因。我們將采取措施避免這類情況再度發生,從而更好地保護運動員的權利與利益。”

          在韓國,體育界內腐敗、虐待、任人唯親等不當行為不足為奇。今年年初,短道速滑名將沈石溪控告前國家隊教練趙載范性侵一事曝光,引起軒然大波。趙載范原本就因涉嫌毆打隊員被一審判處入獄10個月,在隨后審理過程中,沈石溪追加指控趙載范對自己有長期不當行為。

          同在今年1月,速滑運動員金寶凜稱自己在國家隊內遭到“前輩”隊友盧善英欺凌,前柔道選手申余榮控訴自己在高中時期遭教練侵犯大約20次。

          去年9月,女排一名教練被指在女排世錦賽集訓期間醉酒猥褻隊內女工作人員。去年3月,藝術體操國家隊教練李慶熙稱,在2011年至2014年間遭到大韓體育協會前高層人員猥褻。

          韓國媒體以及體育界業內人士認為,體育界教練等少數人掌握隊員“生殺大權”的集權式管理以及體育界內部相對封閉的結構,是問題根源所在。在韓國,教練可以決定選手是否有機會參加比賽,運動員們很難拒絕有絕對權力的教練。

          在國會議員表蒼園看來,體育界環境封閉且有明確上下級關系,受害者如果告發加害者就需要面臨斷送職業生涯的風險。

          韓國體育機構懲罰不夠徹底也是一大問題。大韓體育協會2009年出臺涉暴力的選手及教練需遭永久除名的原則,文體部2013年提出建立涉暴力教練登記系統計劃,2014年成立針對比賽造假、性暴力、考試違紀和團隊私人化不當行為的4個專門委員會。

          但據韓媒報道,最近5年多,在相關體育機構做出懲戒決定的860個案件中,懲戒期間復職或再就業的案例有24個,懲戒后復職或再就業的案例有299個。

          韓國總統文在寅今年1月敦促體育界做出根本性變革,反省成績至上的運動員培養風氣。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 陸致遠

          有钱人棋牌